丰巢超时费:有人认为合理 也有人陷入该谁付费纠纷-纠纷-快递

丰巢超时费:有人认为合理 也有人陷入该谁付费纠纷|纠纷|快递
原标题:丰巢超时费争议:有人认为合理,也有消费者陷入该谁付费纠纷 5月7日,因为快递未经允许被放入丰巢快递柜导致超时收费,广州白云区的刘敏和快递公司、小区物业陷入了“扯皮”之中,“小区不让快递员上楼,快递员未经允许放丰巢柜,都不愿意承担责任,最后费用却要消费者来付?” 此前,丰巢快递柜所属公司丰巢科技宣布,自4月30日,在丰巢快递柜中存放超过12个小时的物品将进行收费,每12小时收取0.5元,3元封顶,节假日期间不计。该消息一经发布,引起了广泛议论。 5月7日,因认为“收费损害业主利益”,杭州一小区宣布停止使用所有丰巢快递柜。但也有消费者认为,丰巢快递柜具有快递保管功能,在需要时能保证快递安全,适当收超时费合理。也有小区业主认为,丰巢快递柜最初以免费的名义占据了小区公共空间,在设立之初应该说清楚未来会收费,否则属于欺骗消费者。 消费者称未经同意包裹被放快递柜,付超时费不合理 5月7日凌晨2点,刘敏被丰巢智能柜微信公众号一则消息给惊醒,上面提醒:您的包裹即将超过12小时免费保管期,超时后0.5元/12小时,3元封顶,请及时取出。夜里,刘敏再次接到一条消息,称另一个快递已超时14小时12分钟,应支付1元。刘敏凌晨2点多收到的快递超时通知信息 受访者供图 这让刘敏很惊讶,“我是第一次知道丰巢要收费了,两个快递员都没联系过我,为什么要我来承担这个费用?”刘敏说,自己平时大多住公司宿舍,回家时间较少,平时家里的快递一般都放丰巢柜,或者让快递员放在家门口,“门口有监控,没被偷过。” 刘敏说,自己要周日才能回家取快递,到时需要支付超时费3元,“虽然钱不多,但我觉得不合理。”对此,刘敏联系了快递员反映情况,被告知,快递放入丰巢柜是小区物业的要求。在询问小区物业后,物业管家向她表示,疫情期间快递确实需放丰巢。 对此,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了当天负责派件的优速快递派件员,该派件员表示,自己对丰巢柜收费一事并不清楚,但将快递放入丰巢,是应小区要求,“小区要求疫情管控期间快递员减少上楼,丰巢有位置都要放丰巢,没位置后才可以送上楼。” 他表示,快递公司没有要求快递员将快递放入丰巢柜需经过消费者同意,“我们以前都是这样操作的,我们省时间,用户也方便。”对于超时的费用,他表示需要用户承担,“我们快递公司也要给丰巢付钱的,超时是因为用户没及时取件,应该是他们承担。” 刘敏所在小区一名物业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,小区确实通知过快递员,快递尽量放在丰巢,是出于对住户的负责,“现在疫情期间,快递员放丰巢能减少和住户的接触,如果丰巢没位置了,才可以上楼。” 她认为,即使在丰巢收费后,也建议住户尽量让快递员将快递放入丰巢,“之前小区经常发生快递放家门口被偷的情况,我们物业就要配合查监控,有了丰巢这种问题就能解决不少。”但在消费者未知情况下费用应该由谁承担,她也无法判断。 澎湃新闻注意到,4月11日,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民政部回应“快递等服务人员入门难”曾表示:低风险地区应允许服务人员进社区。而在4月25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邮政局也曾回应“快件投入到智能快件箱”的问题,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边作栋指出,对于未经用户同意,擅自将快件投入智能科研项目等等规范的不规范的行为,用户可以进行投诉或者举报。邮政管理部门将予以查处。 在和快递员沟通未果后,刘敏的两个快递至今仍在快递柜中放着,“我不打算要了。” 而和刘敏经历类似的李旭,这两天也在和丰巢快递柜“较劲”,“首先快递员没和我沟通就放进了丰巢,其次是丰巢快递柜当时安装的时候是经过业主同意的,当时没说会收费,我们才同意把停放电动车的地方拿来放快递柜,现在突然说收费,也不征求业主意见了,我们肯定不能接受,我们觉得不如撤掉,安装电动车智能充电桩。” 李旭认为,丰巢快递柜最初以免费的名义占据了小区公共空间,在设立之初应该说清楚未来会收费,否则属于欺骗消费者。 有上班族认为快递柜收费合理 在广州珠江新城上班的梁婷婷,已经支付过了一次丰巢柜超时费用,作为一个热衷于网购的上班一族,她认为丰巢收费合理。 “我们平时工作比较忙,买东西都是靠网购,但我们小区快递都是扔在在一楼大堂的货架上,我之前已经丢过好几个快递。”梁婷婷说,在丰巢快递柜入驻小区后,她不在家时基本都会要求快递员将快递放入丰巢柜,图个安心。 对于收费问题,她认为丰巢快递柜已经免费为用户提供了较长时间的服务,收费也在情理之中。“12个小时免费时限我觉得还是可以的,一般快递员白天放进去,晚上回家就可以取了,没有意外情况是不会超时的。” 此外,梁婷婷认为,收费后也能解决霸占丰巢柜的情况,“之前免费的时候,丰巢柜经常不够用,因为有些人不着急去拿,我听快递员说,有的快递都在里面放四五天,就影响一些物品比较贵重,确实对保管有需要的人。”她说,在收费后,自己取快递也比以前及时了很多。 安徽合肥的陈可,也赞同丰巢快递柜收费,她主要从方便层面来考虑,“我们公司是刷卡进门的,不允许快递员上楼,所以每次快递一来,就要赶紧坐电梯下去拿,有时候一天要跑好几趟,也很影响工作。” 她表示,自收费以来,自己还没有受到过影响,“快递柜一般就在附近,公司的快递柜就下班的时候一次性取出来,家里的快递就在散步的时候去门口取。” 但陈可希望,除了丰巢快递柜以外,能有更多其他品牌的快递柜入驻写字楼或小区,“一是能够提供更多的储存空间,二是感觉丰巢一家独大,以后收费会越来越高。” 律师:快递员应与消费者提前沟通是否入柜 5月7日,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了申通、韵达、中通、天天等多家快递公司的快递网点,针对丰巢快递柜收费一事,多数快递网点表示未接到“经客户允许才能放入丰巢柜”的要求。 申通快递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,目前公司已经对快递员提出要求,如果将快递放入丰巢快递柜,要提前联系通知客户,经过客户同意后才能放进去,“如果快递员没和客户沟通就放进丰巢了,客户可以凭借单号来联系当地的网点进行核实解决。” 同日,天天快递花都花山站网点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公司没有对丰巢快递柜派件提出要求,“我们快递公司给丰巢付了钱的,就是为了方便快递员也方便消费者。”他表示,目前还未发生过因丰巢快递柜收费产生的纠纷,但将会通知网点快递员注意此事。 对于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是否合理,北京大成(上海)律师事务所律师盛锋认为,在收件人同意放入丰巢柜的情况,收件人有义务及时收件,长期不收件或无人收件,是变相给快递员增加工作负担。 “超过合理时间的收件,支付相关报酬是应该的,不管这个保管人是快递员还是丰巢快递柜。”他认为,丰巢快递柜作为保管方,对于长期占用丰巢柜的行为,收取相应的费用是合理的,“毕竟快递柜的设置和建设都需要支付成本。” 但盛锋指出,合理支付超时费用应当是在消费者知情的情况下,“就是说快递员有义务告知收件人,是否将快递放入丰巢柜,以及丰巢柜代为免费保管的时间。”他表示,若快递员未告知消费者,擅自将快递放入丰巢柜导致收费发生,应当负相应的责任。 根据交通运输部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《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》第二十二条规定,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,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。 对此,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窦贤尚也表示,在未提前征得收件人同意的情况下直接将快递放入快递柜,不仅侵犯了消费者的选择权,快递员也没有完整履行送达义务。他认为,在收费情况下,快递员更应做到通知到位。 (文中 刘敏 李旭 梁婷婷 陈可皆为化名 )